丝瓜视频交流

“李梦涵就是……那个……若熙?”

祁少瑾不敢置信地摇着头,无法相信,这个消息的真实性。

“初步断定,应该就是了,这是好事,她还活着!”顾若熙开口道,祁少瑾却用一种近乎锋利的目光盯着她。

“早就知道了!”祁少瑾低吼一声。

顾若熙心惊地望着他,“我也是……刚刚知道。”

“确实是好事呢!”祁少瑾口气嘲讽地咬牙道。

他将手中的录音笔摔在桌上,愤然拂袖离去。

顾若熙和陆羿辰都不清楚,祁少瑾为何发火。能有机会寻到他儿时念念不忘的那个女孩,消除他心底深深埋藏的亏欠,真的是一件好事,他又为何不肯接受?

顾若熙和陆羿辰对视一眼,陆羿辰的目光便落在还趴在地上的狼狈男子身上。

“原来是!”陆羿辰低头凝着一脸哭丧的李院长。

“总裁……我……我只是缺钱了……我错了……录音笔给们,饶了我吧。”李院长揪着一张脸,哀声求饶。

“缺钱?儿子现在是院长,会缺钱?儿子不够孝顺?”陆羿辰冰冷的声音,犹如寒冬腊月,寒彻心骨。

花裙娇娃陈韦蓉清雅迷人

谁不知道,李航是出了名的孝子。

“不是……不是他不够孝顺而是……”李院长为难地缩缩脖子,“这几年,一直闲置在家,闲来无事,总想着将当年炒股亏本进去的钱再捞回来。最近股市不太好……就又亏了点钱。”

“倒是好奇,是谁收买,可以给丰厚的赏钱,让混入医院窃取秘密。”

陆羿辰纡尊降贵地蹲在李院长面前,深邃的眸子渐渐眯起,射出寒冷的光芒。

“我……”李院长吓得肥胖的身子震颤了一下,额上冷汗涔涔。

“说吧,或许我还能念在在医院里辛劳大半辈子,饶过这一次。”陆羿辰冷冽的目光,犹如一把刀插入心房。

李院长真的害怕了,“总裁,真的……真的没有人收买我,只是想着进来偷点消息出去,卖给报社。”

“不说实话是吧。”陆羿辰忽然扼住李院长的脖颈。

顾若熙吓得猛地捂住嘴,发出一声长长的抽气声。

陆羿辰看向顾若熙,猛地就松了手。

他不想吓到她。

“顾小姐!救命啊!真的没有人收买我!我真的只是擅作主张!”李院长赶紧抓住机会,爬向顾若熙,不住求饶。

顾若熙冷漠转身,背对李院长。

现在不是她心软的时候,这种偷鸡摸狗的事,若不制止,日后将是很大的一个祸害。

尤其李院长还知道她腹中的孩子,不是席初云这个秘密,只要泄漏给席家,对她和孩子都将是祸端。

“顾小姐……求求,帮我求求请,就看在当年,我也算帮过您母亲一把的份上,看着我儿子……是您母亲的主治医生,也为您做了很多的份上……”

李院长直接搬出当年的事讨人情。

顾若熙可记得当年,李院长没少给自己施压,迫使自己几度走投无路,还和祁少瑾联手逼她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李航倒是帮了自己不少,这个恩情,不管到什么时候,顾若熙都会记住。

“只要说实话,羿辰自然会放了,但要是说谎,我自然不会帮。”

“真的没有……真的没有人收买我……”李院长几乎都要哭了。

顾若熙回头看向陆羿辰。

“们自己谈吧。”

顾若熙推门出去,站在门外。

窗外一片昏黑,周遭没有人,四下静悄悄的,只有明亮的灯光。

双手护在自己的小腹前,她的孩子,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。但凡有一丁点危险靠近的苗头,都要掐断。

过了约莫二十分钟,李院长推门出来,整个人都像被掏空了力气,脸色灰白。

李院长畏怯地看着顾若熙,声音很低很低地呢喃了一声。

“顾小姐,就不觉得奇怪吗?”

“奇怪?什么?”顾若熙皱起眉。

李院长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,见陆羿辰没有跟着出来,这才匆匆说了一句。

“当年总裁还和没什么关系的时候,就愿意为您的母亲捐献一颗肾脏,这件事,不觉得奇怪?”

顾若熙瞬时脸色褪白,吃惊地盯着李院长。

“想说什么?”

李院长抚摸了一下凌乱的发型,缓缓勾唇笑起来,一扫方才的萎靡神色。

“不想说什么,就是觉得奇怪罢了。”

“事情很简单,他心地善良,见不得骨肉分离的场面,伸出援助之手而已!”顾若熙道。

李院长扯了扯唇角,“身在医院中,每天都有骨肉分离的场面,总裁别人不帮,却偏偏帮顾小姐。难道当初总裁对顾小姐一见钟情,才会连自己身体中的一个器官也舍得奉献。”

顾若熙忽然说不出话来。

她当然清楚,陆羿辰对她根本不是一见钟情。

况且他愿意帮妈妈的时候,他们之间虽然有了一夜风情,却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。

“当初参加手术的医生,全都力劝总裁,千万不能一时冲动,总裁却心意已决,我们也是没有办法。都说健康的人,缺少一颗肾脏,只要保养好,对身体没什么伤害。但毕竟是生在身体里的器官,到底会造成多大的损伤,谁说得清楚呢。”

李院长笑盈盈的,就好像闲话家常,却让顾若熙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“不说了,总裁就要打完电话出来了,我先告辞了顾小姐。”

等陆羿辰出来的时候,顾若熙还僵在原地,脸色煞白的毫无血色。

她还没有完全消化掉李院长的话。

当初她也确实很奇怪,为何偏偏是陆羿辰,又为何偏偏是帮她。那可是一个器官啊,多少人花钱都不愿意卖掉的身体一部分。

如陆羿辰这样的人物,真的是因为,不想见到她的付出却只是换来母亲五年的寿命,才做了一笔长远投资这么简单?

当年,他给她的解释就是,当的亲人,还有能力挽救的时候,是幸运的。他因为自己父母死在自己面前,见不得无力回天的悲怆场面。

可李院长说的对,身在医院,几乎日日都有无力回天的事发生。

陆羿辰那么乐善好施的话,医院也不用继续开下去了。

顾若熙的心湖完全乱了,看着陆羿辰的目光,多了几分探究。

“在想什么?脸色这么不好。”陆羿辰一头雾水,牵起顾若熙的手,发现她的手很凉,赶紧拥着顾若熙进门。

“手怎么这么冷,我给倒一杯热水暖暖。”

当滚热的水杯放在顾若熙的掌心时,她的意识总算回了过来。

“我没事,就是在想……在想是谁收买了李院长。让李院长连自己儿子都不顾了,跑医院来窃取信息。”

“怪不得医院的监控录像一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,原先他在这里做院长,很多监控系统都了如指掌。不过这件事,已经调查清楚,也不用太担心,他已招供背后的人,正是那个叫宋晴洛的女人!”

“又是宋晴洛!她还真厉害,李院长都能联系上。”

“我已派人去找寻宋晴洛的下落。”

“这个女人,还真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
“手段层出不穷,看来是要与敌对下去,我也必须做点什么。”

顾若熙见陆羿辰的眼底掠过一抹寒芒,本来还阻止陆羿辰,不要和席家之间结下太深的仇怨。但现在看来,宋晴洛绝对不会轻易放手,也不该一再忍让。

“打算怎么做?”顾若熙弱弱问他。

陆羿辰勾唇浅笑,灯火下眸色灿亮,“真的没事吗?脸色还是很不好。”

顾若熙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,低下头,让长长的头发遮挡了一下。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。”她好笑道,“忽然就是觉得有点冷。”

“估计这几天太操劳,感冒了,快点躺下,盖好被子。”

陆羿辰温柔地搀扶她躺下,还用侧脸轻轻贴了一下她的肚子,对着顾若熙的肚子,声线温柔地说。

“小宝贝,乖乖在妈咪的肚子里,不要淘气,妈咪怀很辛苦。”

顾若熙痴痴望着陆羿辰,倏然间,幸福的想要哭。

她真是该死,怎么能怀疑他?不过是李院长嫉恨自己丢了一个赚钱的好机会,故意危言耸听,挑拨离间,自己居然耳根子这么软,听信谗言。

“眼圈怎么又红了。”陆羿辰坐在她的身边,倾身上前,修长的手指轻轻触摸她的眼角。

“没有,我就是……”

她忽然扑向他的怀抱,紧紧地抱着他。

“就是什么?”他疼惜地抚摸她的长发。

“就是觉得,我们能走到今天,真的好不容易,我要好好珍惜。”她哽着小声音,在他怀里蹭了蹭,像个想要得到温暖的小猫咪。

“傻丫头。”

陆羿辰在她的秀发上落下一吻,然后捧着她的脸颊,让她望着他的眼睛。

“熙熙,我也会好好珍惜。”

顾若熙握住他微凉的大手,紧紧地贴在掌心中。

她忽地笑起来,一双水眸闪闪发光,格外的好看,“睡觉啦,陆先生!人家和宝宝都很困了!”

“遵命,陆太太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顾若熙被他逗笑,正要躺下,他却栖身压来。

“唔……”
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1年8月13日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